您所在的位置: 首页 > 政务公开 > 经济发展 > 我市经济分析
 

2019年前三季度金华市农村常住居民收支双增长

发布日期: 2019-11-25 来源: 金华调查队 字号:[ ]

  今年以来,金华市委、市政府全面推进城乡统筹建设,深入实施乡村振兴战略,采取有力措施促进农村居民增收,全市农村居民实现收支双增长,居民生活品质不断提升。

  一、农村居民收入平稳增长

  调查显示,今年前三季度,全市农村常住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为22924元,同比增长9.0%,增幅比一季度提高0.2个百分点,比上半年回落0.2个百分点,增幅水平列全省第九位。

  (一)工资性收入仍是居民家庭收入的主要来源。

  前三季度,全市农村常住居民人均工资性收入12987元,同比增长9.3%,占可支配收入的比重为56.7%,对可支配收入增长的贡献率达到58.0%,拉动可支配收入增长5.2个百分点,是农村居民增收主动力。工资性增长主要得益于:一是今年以来,我市一直坚持把“稳就业”摆在突出位置,创业就业扶持政策不断完善,出台《金华市人民政府关于做好当前和今后一个时期促进就业工作的实施意见》,通过“稳就业”16条政策,推进重点人群就业,促进创业带动就业,居民就业形势稳定。二是随着乡村振兴战略的不断推进,美丽乡村建设等项目的实施,为农村居民创造了更多就业机会,实现了部分农村居民就近就地就业创业。三是劳动力成本的逐年上升以及最低工资标准的上调带动了工资性收入水平的整体提高,尤其是水电安装工、爆破工等技术工种收入上涨较快。

  (二)经营净收入增速平稳。

  前三季度,全市农村常住居民人均经营净收入6939元,同比增长8.3%,占可支配收入的比重为30.3%,对可支配收入增长的贡献率为28.0%,拉动可支配收入增长2.5个百分点。近年来,全市紧紧围绕打造休闲旅游服务“千亿产业”目标,全面推进全域旅游创建,美丽经济活力得到激活,旅游经济保持走在前列的增长态势;通过大力发展农村电子商务,积极推进“电子商务进万村”工程,农村居民的就业创业活力被激发,从而带动百姓增收致富。

  (三)财产净收入增速较快。

  前三季度,全市农村常住居民人均财产净收入1005元,同比增长8.7%,占可支配收入的比重为4.4%,对可支配收入增长的贡献率为4.3%,拉动可支配收入增长0.4个百分点。近年来,我市农村产权制度改革推动成效明显,农村大量闲置资源得以盘活,直接影响了农村居民的财产性收入;农村居民的理财收入也随着居民收入水平的提高以及农村金融体系的完善、理财意识的提高而有所增加。

  (四)转移净收入增速最快。

  前三季度,全市农村常住居民人均转移净收入1994元,同比增长10.2%,占可支配收入的比重为8.7%,对可支配收入增长的贡献率为9.8%,拉动可支配收入增长0.9个百分点。各类人员养老保险水平待遇的持续提高、失地农民“农转保”等政策的继续实施保证了农村居民转移净收入的持续增长。同时,随着医疗保障体系的进一步完善,大病医疗保险的普及,报销医疗费用比例提高明显也带动了转移净收入的增长。

  二、农村居民消费支出水平持续提高

  前三季度,全市农村常住居民人均生活消费支出14720元,同比增长7.7%,增速较一季度提高0.5个百分点,较上半年提高0.1个百分点,八大类生活消费支出呈全面增长的态势,农村居民消费质量不断优化,生活水平进一步提高。

   (一)“吃”“住”在居民消费中占比最高。

  前三季度,全市农村常住居民人均食品烟酒支出4128元,居住支出3858元,同比分别增长6.2%、7.8%,占生活消费支出的比重分别为28.0%和26.2%,两者合计占生活消费支出的比重为54.2%,是农村居民家庭的主要消费支出。

  (二)教育文化娱乐、医疗保健以及衣着支出增速较快。

  前三季度,全市农村常住居民人均教育文化娱乐、医疗保健以及衣着支出增速较快,均保持两位数增长。全市农村居民人均教育文化娱乐支出1351元,医疗保健支出1288元,衣着支出892元,同比分别增长12.2%、11.7%和10.6%。

  (三)其他各项支出增长较为平稳。

  前三季度,全市农村常住居民人均其他用品和服务支出268元,同比增长9.0%;交通通信支出1991元,同比增长6.4%;生活用品及服务支出944元,同比增长2.7%。

  三、需关注的问题

  前三季度,全市农村常住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同比增长9.0%,增幅比一季度提高0.2个百分点,但比上半年回落0.2个百分点,增幅小幅回落。

  (一)工资性收入增幅回落。

  前三季度,全市农村居民人均工资性收入增长9.3%,增幅比上半年回落0.6个百分点,这是导致农村居民收入增幅回落的最主要原因。增幅放缓的原因主要有:一是受经济发展水平和产业结构影响。金华市产业结构以中小企业、来料加工和三产服务为主,这也是吸纳农村劳动力的主要市场主体。这些市场主体受经济形势影响较大,业主大幅涨薪意愿不强,涨薪幅度较往年缩小。二是随着企业转型升级和淘汰落后产能的深入推进,企业对技能工人的需求逐步增强,对普工需求降低,就业结构性矛盾仍将长期存在。农村劳动力素质相对较低,就业稳定性较差,以不按月发放工资的零工收入为主。三是随着社保覆盖面的扩大,不少农村地区老人可以领到每月1000多元的失地保险金,已能基本满足其生活所需,打工减少。

  (二)多因素制约居民经营净收入增长。

  在四大收入中,经营净收入绝对值占比排第二,但其增幅在四大收入中最低,制约了农村居民可支配收入的增长。一是我市城乡居民家庭经营的产业化发展水平相对不高,利润率相对较低,经营收益不稳定。同时,原材料和劳动力成本上涨较快,经营成本的增加也导致居民生产经营性收入下降。二是一些政策性原因。如因新农村建设,部分中小型养殖经营户受制于场地而关停或缩减规模,从而改变从业类型。

  (三)财产性收入绝对值小,增幅放缓。

  前三季度,全市农村居民人均财产净收入增长8.7%,增幅比上半年回落0.4个百分点,增幅放缓。同时,财产性净收入绝对值小,对可支配收入增长拉动有限,在可支配收入中占比仅为4.4%,拉动可支配收入增长仅0.4个百分点。新农村建设以来,农村居民大量闲置资产用于房屋建造、装修等,利息收入增加幅度放缓。



 
扫一扫在手机打开当前页面
 
标  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