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片信息

别人眼里的传奇 我们记忆中的严父

发文时间: 2019-10-24 来源: 金华日报 作者: 李艳

  冯志祥故里 冯秀花 摄 黄露 制图

  2019年7月30日,冯锦延(左二)、冯乐延(左三)和表弟等送母亲骨灰回义乌,和父亲冯志祥合葬。 浦宁 摄

  冯志祥留下来为数不多的几封亲笔信,大多写给广西桂林旅游贸易公司冯锦延。

  冯锦延是冯志祥最小的女儿,退休前系广西桂林旅游贸易公司普通职工。她换过多个工作,和哥哥姐姐一样,“当大官”的父亲从没有为他们出面找过人说过情,到哪儿工作干什么,全靠他们自己。

  冯志祥育有两个儿子三个女儿,每个名字都有一个“延”字,足以想见对延安、对革命的深情。

  “大哥冯鲁延,1944年出生在延安;二哥1948年在东北出生时,正逢辽沈战役告捷,父母高兴极了,给他取名冯乐延;大姐冯美延、二姐冯丽延,我们三姐妹都出生在解放后,父亲对延安的感情依旧矢志不渝。”在义乌见到冯锦延当天,正是三伏天最热的时候,她和冯乐延,以及两个表弟,顶着火辣辣的太阳,专程开车将母亲的骨灰从广西移迁至义乌老家——赤岸镇神坛村,和父亲合葬。

  神坛是一个神奇的村落。这个当年只有六七十人的小村子,却走出了冯雪峰和冯志祥两位走过二万五千里长征的老红军。

  别人眼里的传奇,透过一纸纸已经泛黄的家书,在冯锦延兄妹看来,却是最家长里短的温情和严厉,以及最深情款款的思念和追忆。

  红色名片

  冯志祥(1904—1987),男,汉族,1904年8月1日生,浙江省义乌赤岸镇神坛村人。1931年,参加中国工农红军。1932年,加入中国共产党。1935年,参加长征。参加了平津、渡江、解放广西等战役,曾任中国人民解放军广西军区副政治委员。

  红色家书

  冯志祥家书第一页

小莫、丽延、小刘、锦延:

  旧的一年将过,新的一年早到,乐在新年中。 根据实际情况创造“五好家庭”作依据。

  1.遵老爱幼好;2.遵纪守法好;3.互敬互爱好;4.工作学习好;5.遵师爱友好。

  这是我想到的,你们同意吗……年终,请夏叔叔给你们评选“五好家庭”……

  冯志祥

  1985.12.18下午

  从来不在家讲革命经历

  冯志祥文化程度不高,小时候与冯雪峰一起在神坛村邻近的八石村上学,后又到兰溪读过书,还在书店里做过学徒。正是这段特殊的经历,很长一段时间,冯志祥填写履历时,籍贯一栏填的是“兰溪”。

  冯乐延说,已有的史料表明,父亲15岁回神坛村当长工,1922年离家出走,参加了国民党部队,曾任连长职务。1931年9月在江西投诚参加中国工农红军,1932年2月加入中国共产党。在长征途中,除了行军、打仗,父亲还要编排、印制红军报,这份红军报就是解放后广州军区《战士报》的前身。

  “父亲很爱学习,到延安后,在延安抗日军政大学上了三年,解放后又到武汉速成中学读书。”冯锦延介绍,正是战争岁月中留下的读书习惯,父亲很爱看书、读报,还爱写信。 “平均每个月至少一封,多的时候一个月三四封。读报时看到重要的或有助于我们的内容,他会剪下来做上记号,随信一并寄给我们。可惜,父亲在世时,我们不知道珍惜,现在保存下来的不多。”

  走完二万五千里长征,参加平津、渡江等战役……这些随便哪一个挑出来,都是声名显赫的经历,冯志祥却从来不在家里“显摆”。

  “父亲几乎从不在我们面前讲他的辉煌经历,倒是经常受邀到广西各学校讲革命故事。” 冯乐延“耿耿于怀”的是,从小到大,父亲一次都没来自己的学校上过课,难道这也是“避嫌”?

  永远不要躺在父母功劳簿上

  冯志祥的妻子是江苏淮安人,比他小12岁。

  “皖南事变后,新四军遭受重创,父亲所属八路军第685团驰援,两人就这样认识了。”冯锦延回忆,“父母从小就教育我们:永远不要躺在父母功劳簿上,不要以父母的荣誉自取,要靠自己努力工作。”

  从小到大,正是在冯志祥和妻子的严格要求下,冯锦延兄妹五人,在上学、找工作等人生的关键时候,不但没有享受特权,反而还比别人多几分磨砺。

  冯乐延当兵退伍后,部队安置到工厂,做了12年的仓库保管员。冯乐延的岳父曾任柳州市委书记,冯乐延在工厂默默干了10多年,愣是没人知道他的显赫背景。后来,身世不小心“露馅”,冯乐延也没有从此“飞黄腾达”,他照样待在工厂,只不过由仓库保管员调整为销售员,照样得全国各地到处跑。

  在冯乐延看来,父亲身上最可贵的品质是认真,干什么事情都一丝不苟;热情,对工作对人都笑脸相迎;朴素,爱惜粮食,饭掉地上捡起来吃,衣服、袜子破了就补,从不舍得扔。

  “我的父母很低调,父亲最常说的一句话,就是永远要夹着尾巴做人。”正是受父母低调做人、认真做事的影响,五个子女靠自己的努力,分散在广州、柳州、北京、桂林四个地方,在普通的岗位上,踏踏实实工作至退休。冯锦延在广西桂林旅游贸易公司退休前,只是公司的一名普通业务员;她的丈夫,也就是书信中的小刘,退休前和冯锦延在同一个单位工作,是广西桂林旅游贸易公司的一名普通司机。

  关注社会底层

  很有同情心和爱心

  对工作一丝不苟、严肃认真的冯志祥,不了解他的人,或许有些怕他。但了解他的人都知道,他并不像看起来那么严厉,相反,还很有同情心和爱心。

  “对自己的子女,他常常‘袖手旁观’,但只要是别人工作调动,或者家里有困难,他都会想方设法给予帮助。”冯锦延说,父亲1964年从广西军区副政治委员(正军级)的岗位上离休后,住在广西省干休所。干休所里有理发店,而且比外面便宜。干休所附近有一家理发店,店里姓郑的理发师家里困难,父亲知道后,宁愿多花钱到这家理发店理发。

  冯志祥对物质没有任何要求。离休时,一位老部下转业到地方,有一次出差德国,给他带了一根钓鱼竿。冯志祥转手就把钓鱼竿送人了。

  冯志祥公私分明,家里的事和工作的事严格分开,从不让警卫员做与工作无关的事。

  有一次,冯乐延看到警卫员急匆匆往外跑,问:“干什么?”

  “种菜。”警卫员边跑边说。

  “你还种菜?”

  “不是,你家没事干,有阿姨叫我帮他们种菜。”

  信中的夏叔叔正是冯志祥的警卫员,有感于冯志祥做人做事的硬气,夏叔叔和冯志祥一家亲如家人,结下了深厚的感情。

  严父的唠叨句句是爱

  冯志祥战功卓著,早在1955年9月,就被授予大校军衔,并先后荣获二级八一勋章、二级独立自由勋章、二级解放勋章。

  就是这么一位铁骨铮铮的汉子,却在留存至今为数不多的几封信中,留下来的都是絮絮叨叨的爱。

  “告诉小刘千万要注意安全,车事故很多。”

  “你要的东西买好了,并给江江买了一套毛衣,鞋子不知大小,未买。要丽延告知大小,并告涛涛要买什么。”

  “最近能来的话,带些桂林米粉、切粉,向乐延那边要几个空白录音带。另外,要涛涛、江江、文静三个合影张相。”

  “买录音机,我要的是右边是收音机,左边是录音机,小型的像这张信纸大,带起来很方便的。”

  “小莫能来的话,出车站坐地铁到万寿路站,再换335路公共汽车到西钓鱼台。”

  ……

  小莫是冯丽延的爱人,涛涛、江江、文静分别是冯乐延、冯丽延、冯锦延的儿子、儿子、女儿。

  “父亲很喜欢孩子,很好学。原来不会骑自行车,他学会了;原来不会烧饭做菜,他也学会了。”冯锦延回忆,父亲很喜欢走路,天天走路买菜。明明家附近就有一个菜场,他偏偏要“舍近求远”,走七八公里到离家远的菜场买菜。

  冯志祥关心国内外大事,除了每天看《人民日报》《解放日报》《参考消息》外,还坚持听收音机。在信中叮嘱买的录音机、录音带,正是“每日功课”之需,用来录《十送红军》《保卫黄河》等他喜欢的革命歌曲,百听不厌……

  别人眼里的传奇,却是冯锦延兄妹记忆中的严父,威武中的慈爱,严厉中的温情,丝丝缕缕,都化为家书中的一字一句,如此真实而感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