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片信息

在方岩和刘英一起英勇就义

发文时间: 2019-10-29 来源: 金华日报 作者: 吴俊斐

  张贵卿纪念馆、烈士墓 王家琦 胡晓明 摄 黄露 制图

  张贵卿妻子何韵

  “如果我死了,劳烦你写信告诉我妻子,请她坚强些,要继续革命;拜托她照顾好我的老母亲。”

  1942年5月15日,在永康方岩橙麓村宗祠左侧牢房里,一位青年镇定自若地和即将出狱的难友告别,并请他给自己的妻子带话。两天后,他又写了一封信、3首诗,请另一位即将保释出狱的难友带给自己的妻子。

  1942年5月18日凌晨,这位青年怀着对亲人的深深眷恋和对革命的执着追求,在永康方岩和中共省委书记刘英一起英勇就义,年仅34岁。

  红色名片

  张贵卿(1908—1942),原名高一飞,河北顺义(今属北京市)人。1933年初,参加中国共产主义青年团,并加入反帝同盟和“左联”,从事学运工作。同年转为中国共产党党员。1934年11月,在上海被捕,关押在南京国民党中央军人监狱。全面抗战爆发后,经党中央营救,于1937年8月获释。出狱后到浙江,协助中共浙江省临工委工作。1942年3月27日,因叛徒出卖,在龙游县会泽里被捕。5月18日,在永康方岩牺牲。

  红色家书

  游方和尚去又来,带病身子土半埋。闲散心情闲散乐,何须再上法雨台。 此来分明不再来,半抔黄土将身埋。轻生重死何足道,一粒石子筑基台。

——1942年5月18日,张贵卿托狱友带出给妻子的绝笔信

  一封绝笔信 两首诀别诗

  这位青年叫张贵卿,时任中共衢属特委书记。1942年3月,由于叛徒出卖,张贵卿不幸被国民党浙江省党部调查统计室逮捕,随即被解送到国民党浙江省党部临时驻地永康县方岩。

  “那位即将出狱的难友叫程绍庭。程绍庭曾与张贵卿关在一起40多天,方岩镇独松村人(程绍庭出狱后一直活到103岁),将他的信和诗带出监狱的难友叫唐樟瑞。”刘英烈士陵园主任胡晓明说,1942年5月,日本侵略军向浙西南推进,永康方岩的国民党浙江省党部准备撤离,形势日趋恶化。5月15日,难友程绍庭被宣布出狱,张贵卿同程绍庭分析了当时形势和他本人可能遇到的情况。

  “他说,第一种可能,因为他患病(当时张贵卿患有严重的肺病),国民党认为杀无必要,就把他扔掉,不管死活。第二种是,杀没必要,放又不甘心,把他带走。第三种是既不甘心放,又不想带走,那就把他杀了。”程绍庭回忆,当年张贵卿和他谈及这些事情时,一直很镇定,没有一点感到自己可能被杀的恐惧,表现了一个共产党员视死如归的大无畏精神。

  5月17日,又有难友被通知保释了,张贵卿预感自己可能会被杀害,必须给妻子何韵留点什么,于是就给妻子写下了一封信:

亲爱的韵妻:

  我病重,但精神还行,今后命运如何,□有天知道。戒子(指)一个、毛衣、棉袍共三物,这里用不着,留给你作为纪念。日后信息,可由程绍庭及唐兄函告。

  兹托唐兄□□前来,面交上物并告近况

  和你亲亲的(地)握手!

  祝努力,学习,进步!并盼

  珍重!珍重!

  你的一飞上

  五月□□日

  保存至今,家书已有些模糊。在那个至暗时刻,千言万语汇成寥寥几字,超然的态度、简朴的文字,流露的都是对亲人的牵挂。

  韵:别来二月,日夜辄深思念,谨录裴多菲诗一首,留念。

  生命固可贵,爱情价更高。为了自由故,两者皆可抛。

  42.17/5 云于方山(岩)

  在永康方岩刘英烈士陵园的张贵卿纪念馆里,悬挂着张贵卿在1942年5月17日抄写的裴多菲的诗。“他把生命诚可贵中的诚字改成了固。据相关资料记载,其实那一天,这首诗是在他给妻子写了信后抄写的,抄完这封信后,他还写了两首诀别诗。”胡晓明从其他途径查阅到,当日张贵卿在给妻子写完信、抄完裴多菲的诗后,意犹未尽,提笔写下两首诀别诗:

  (一)

  游方和尚去又来,带病身子土半埋。

  闲散心情闲散乐,何须再上法雨台。

  (二)

  此来分明不再来,半抔黄土将身埋。

  轻生重死何足道,一粒石子筑基台。

  当天,张贵卿将诗、信等物品交给了5月18日出狱的唐樟瑞,托他带给自己的妻子何韵,没想到这成了他的绝笔。这两首诗表现了一个革命者视死如归、大义凛然的气概和对革命必胜的信心。

  共产党人宁愿站着死也不愿跪着生

  “第二次斗争是绝食。我们吃饭每天两餐,原来让我们吃饱为止,但5月初突然减少数量……张又提出大家节食,要国民党来讲清楚……这次斗争又取得了胜利。”在永康方岩刘英烈士陵园张贵卿纪念馆,有程绍庭的一段回忆。

  原来,1942年是张贵卿第二次被逮捕。第一次是1934年11月,他和妻子何韵同时被逮捕。在南京国民党宪兵司令部看守所,张贵卿年仅一岁的女儿被折磨病死,他本人也被折磨得患了严重肺病。面对敌人的残酷折磨和越来越严重的肺病,他没有退却,而是强忍着失女之痛,鼓励爱人坚强地活下去,鼓励难友们坚持斗争。1937年8月,国共合作,张贵卿和一大批被囚于国民党监狱的共产党人被无条件释放。

  出狱后,张贵卿根据组织的决定,先后担任中共浙东临时特委书记,中共处属特委委员、组织部长,中共台属特委常委、组织部长,中共衢属特委书记等职,为中共恢复组织和发展党员做了大量工作。皖南事变后,国共合作形势日益恶化。中共衢属特委贯彻中共中央关于“长期隐蔽,积蓄力量,等待时机”的指示,特委书记张贵卿隐蔽在龙游县会泽里村,坚持领导衢州地区党的工作。1942年3月,因叛徒告密被逮捕。

  第二次被逮捕后,拥有丰富狱中斗争经验的张贵卿不仅经受住了敌人的严刑拷打,还针对监狱当局克扣“政治犯”伙食费的行径,发动难友们开展绝食斗争。

  程绍庭回忆道:有的难友考虑张贵卿身体不好,问他是否受得了。张贵卿坚定地说:“共产党人杀头都不怕,还怕饿肚子吗?”难友们深受鼓舞,次日早晨就宣布绝食。国民党省警察大队慌忙派侦缉队长前来制止绝食斗争。他气势汹汹地威胁说:“抗战时期,囚粮受限制,我们是公事公办。你们再捣乱,小心脑袋!”张贵卿斩钉截铁地说:“共产党人宁愿站着死,也不愿跪着生,我们不会屈辱地生活。”在难友们的团结斗争下,绝食斗争又取得了胜利。

  “他身体很不好,有肺病,有时还咳血。但他的信仰很坚定,面对生命危险,始终没有向敌人屈服,我们都很敬重他,把他当成我们的大哥。”程绍庭与张贵卿同牢房40多天,此后便天人两隔,但随后的70多年里,程绍庭一直念念不忘这位英勇的战友。百岁时,在给刘英和张贵卿扫墓时,程绍庭特作词《鹧鸪天·谨祭刘英张贵卿烈士》:“壮丽人生动地悲,英年许国作雄魁。刘张劲节千秋仰,燕赵遗风万世垂。原莽莽,柏巍巍,苍天共祭雨霏霏。经年多少思君泪,化作心头百丈碑!”

  斯人已逝,精神永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