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首页 > 走进金华 > 金华概况 > 民族宗教
 

世界宗教

发布日期:2016-04-06 字号:[ ]

  世界性三大宗教为基督教、伊斯兰数和佛教,而其它宗教则主要为民族性宗教或地域性宗教。中国人习惯上称中国有五大宗教,即天主教、基督教(指基督新教)、伊斯兰教、佛教和道教,而实际上只是在世界三大宗教基础上加上了中国传统宗教——道教。天主教与新教(中国人俗称基督教)乃基督敦三大致派中的两大敦派,另一大派是东正教。这三大敖派虽各自独立、自成体系,但仍被视为同属一教。
  当然,社会上也流行有世界七大宗教或十大宗教之说,但分法不一,大体包括有基督教、伊斯兰教、佛教、道教、犹太教、印度教(及其前身婆罗门教)、神道教、摩尼教(基于琐罗亚斯德教)、锡克教等。西方人还将中国人传统信仰“儒教”也算作一大宗教。这些宗教都是由民族宗教或古代宗敦发展演变而来,与它们各自的文化进程和历史命运息息相关。
  宗教的目的为求人类与自然界的融洽,因此宗教中有求雨去干旱,歇地震以及其他消除灾害的祈祷方式,同时也崇拜河流山脉、岩石森林等。例如,对印度教的教徒来说,最神圣的是恒河;乔登河对基督教徒又有特殊的意义;日本的神道教崇拜富士山,而墨西哥人崇拜火山。麦加的穆斯林人将“黑石头”视为神圣,认为它是安拉自天上赐给人们的。在基督教的仪式中,常青树作为一种象征永生的标志经常被种在墓地里。佛教之于莲花和菩提树;日本神道教,对于针叶树都连带有经济影响。
  人们对牛的崇拜可能和月亮有关,尤其是印度教,有人推论,这是因为牛角的形状,颇似新月形。因对牛的崇拜导致了人类祖先对牛的驯养。
  自然界的灾害常使宗教有各种不同的祈祷形式。美国的大平原区的教堂,在干旱年代有求雨的仪式,以求甘霖。中国的华北地区常受蝗虫之害,因此当地建了许多的猛王庙,有的地区竟多达900多座,以期蝗虫离去,保佑谷物丰收。
  三个重要的宗教:基督教、伊斯兰教和犹太教都是一神教。有些地理学家想从自然环境中解释其原因:这三种教都发源于中东的沙漠地区。在佛教分支中,最相近于一神教的喇嘛教也发源在中国西藏、蒙古的沙漠地区。这些希伯来人、阿拉伯人、中国西藏人、蒙古人整年整月放牧于单调的自然环境之中,茫茫沙漠,一片寂静,而月明星皎,种种肃穆容易使牧民相信万物为一人所主宰。
  美国地理学家曾经调查过美国西南部教徒对自然界的看法。大致说来,大部分(72%)西班牙后裔的天主教徒认为人类应该归顺自然;摩门教(55%)认为人类应与自然寻求和谐,其方法是正常生活,不喝酒,不吸烟,而且努力工作;而一半盎格鲁后裔的得克萨斯的新教徒(48%)认为,人们控制自然界的能力是可以避免自然界的灾害的;2/3的印第安人则认为人类应该寻求与大自然的和谐。
  宗教的信仰,深深地影响着人类的活动。在国际政治中,印度与爱尔兰国内的分离,以色列的建立,以及德国、荷兰与加拿大法语地区少数民族的分歧,都和宗教有着不可分离的关系。
  1947年,当英国允许印度独立后,印度马上就分裂为二,一为印度教的印度;一为穆斯林教的巴基斯坦,因两个宗教的教徒不能容忍对方的教义。以色列与爱尔兰成为独立的国家完全是宗教造成的。在以色列,只有信奉犹太教的犹太人才能成为公民。在挪威,宪法上规定路德教是国教,因此路德教的牧师和官吏一样都是政府的雇员。有的国家教堂实际上统治国政,教皇就是统治者。这种政府可称为神权政治国家,象梵蒂冈占罗马城的一部分,但又是独立的国家,为教皇所统治。希腊正教的主教实际上控制着塞浦路斯的政府。
  除了政治,其他人类的典章制度、法律规范,无一不受宗教的影响。伊斯兰教实行一夫多妻制,而基督教只允许一夫一妻制,多数印度人则禁止寡妇再嫁。这样宗教对人们婚姻的看法就影响了家庭的大小,间接的也关系到人口的消长。
  宗教崇拜和人类的经济生活尤其息息相关。比如说在欧洲和美国的基督教集会中常有饮酒的仪式,象征酒是耶稣的血,而葡萄是酿酒的主要原料,这样就促使葡萄遍布于地中海的沿岸,不只限于阿尔卑斯山的南麓了。从69世纪,又移到德国莱茵河。同样,北美洲的天主教徒也将葡萄移种到西岸加利福尼亚州。事实上,酒与宗教的关系在基督教兴起以前就已非常明显。葡萄园的种植和酒的酿造在史前时期从地中海地区向西方发展与崇拜上帝是息息相关的。
  宗教和牲畜的养殖关系可从直布罗陀海峡隔开的西班牙和摩洛哥两地看出来。在西班牙罗马天主教地区,猪的养殖极为普遍,可是在非洲这一边的伊斯兰教盛行的摩洛哥,就见不到猪的踪影了,因为伊斯兰教是禁食猪肉的。
  信仰印度教的人对牛极为崇拜,不能宰杀作为食物,因此大批牛的存在妨碍了更合理的土地利用。同时宗教仪式通常选择在播种作物或者捕鱼的日子里举行,这种宗教假日或禁止某种食物自然影响到一地的经济发展。
  罗马天主教徒在周五禁食肉类,因此大大地促进了渔业的生产。基督教对鱼是十分重视的,并在传统上崇拜渔夫,因此在天主教的国家里,捕鱼业极为发达,这也促进了鱼类的航业运输,从沿海运往内地。相反,印度教的信奉者是不吃鱼的。虽然印度经常缺乏食物,而其沿岸地区的鱼类极多,但并不能促进印度捕鱼业的发展。
  伊斯兰教不准饮酒,可是基督教的各支派对禁酒各有看法,有的是可以通融的。在美国,象圣公会、美以美会、摩门会和安息会都是赞成禁酒的,可是,罗马天主教、路德教以及其他支派允许饮酒。这种对酒的不同态度,对于酒的销售影响极为明显。美国的得克萨斯州提供了一个有趣的例子,在得克萨斯州的北部居民,大都为天主教和路德教徒,酒的销售量极大,被称为“湿”区,而该州的南部多为圣公会和美以美会的信奉者,酒的销售量急剧减少,被称为“干”区。这种宗教与经济的关系,在地域分布的比较之下是十分有趣的。
  宗教对旅游、交通和贸易运输都有密切的影响。宗教的发源地常是信徒朝拜进香的圣地,因此成为旅游中心。阿拉伯半岛的麦加和麦地那,是穆斯林的朝拜圣地,麦加只是一个人口不足20万的小城,可是1968年,从各地前来朝拜的人竟达37.5万。可以想象,这种大批的朝圣者自然对交通的发展和贸易的繁荣都有促进作用。在中世纪的欧洲,道路与桥梁的修建有许多是因为朝圣的缘故,僧侣往往帮助修建,并且建造旅馆。在瑞士阿尔卑斯山的圣?哥特哈得通道仍有许多旅舍的遗迹。朗特是一个位于法国南方的小镇,人口只有1.6万,可是每年有2万多罗马天主教徒前来朝圣,它的旅馆之多仅次于巴黎。印度的瓦拉纳西位于恒河沿岸,是印度教的朝拜圣地。日本的伊势则是神道教的圣地。加拿大的博普里则是罗马教徒的朝拜圣地。
  宗教也影响了农村聚落的形式。在美国和加拿大的乡间大都是散村,这是受到新英格兰的清教徒的影响。可是在宗教集团密集之区,就形成了集村聚落,因为聚集居住,便于宗教礼拜节日和其他活动。美国西部的大平原的村落大部是散村而摩门教徒聚集之地,就变成集村了。
  宗教在地面建筑最突出的表现是它的教堂。各式教堂的面积、功用、式样、材料都各不相同,罗马天主教的教堂,被认为是上帝的居住地,一般说来,比较宽敞高大,装饰繁华,十分醒目。同样,在天主教及东正教的区域里多有耶稣钉在十字架上的图像、十字架和神殿,以及各种各样的宗教标志,然而在新教区就没有这样的标志和殿堂了。伊斯兰教和犹太教就没有基督教那么讲究的教堂。犹太教长期与基督教共存,教堂建筑也受其影响,比较高大而醒目。
  各种宗教对死者的归宿方式也各不相同。印度教、佛教和神道教实行火葬而不用坟墓,让人死后不在地面上留下任何痕迹。然而埃及就用金字塔来埋葬他们的英雄,大都建造在不能耕种的土地上。基督教、伊斯兰教都用土葬并立墓碑。中国西藏的喇嘛教则实行“天葬”。将死者的尸体斩碎割裂,和以面粉任由老鹰取食后,飞向天空,认为是最好的归宿。


 
扫一扫在手机打开当前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