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首页 > 在线服务 > 生活资讯 > 美食
 

春天的野菜

发布日期:2017-02-17 来源:金华晚报 作者:三川 字号:[ ]

  一
  一夜春雨足,满眼嫩绿生。眼下,又是一年一度吃野尝鲜的最佳时节了。
  按时而吃,依令而食,是国人最朴素的生存哲学。“春食野,夏吃苦。”野菜,采天地灵气,吸日月精华,是大自然的精髓之一,虽说一年四季皆有,但要数春天的野菜最鲜最嫩。
  野菜种类数不胜数。明代散曲家王磐的《野菜谱》说,可吃野菜有52种。而高濂的《遵生八笺》则收录了野菜91种。明太祖朱元璋的第五个儿子朱橚将414种可食用植物从普通植物中分离出来,编撰了一本图文并茂的《救荒本草》。
  野菜资历,写在《诗经》中。以野菜为对象的专著,是中国古代农书的宝典,无不关联着生死话题。譬如,明代共历276年,灾害竟达1011次(邓云特·《中国救荒史》)。但为什么明代的野菜史料零散混乱,前后数据不一?想来,因时因势而异矣。只要条件许可,野菜家族便大浪淘沙,适者留存。时至今日,越地百姓常吃的野菜也就荠菜、水芹、地衣、苦苣、苦荬、胡葱、草紫、紫藤花、山栀花、马齿苋、马兰头、香椿头、蕨菜头、豌豆苗等等一二十种。
  二
  春来荠美。种种野菜之中,荠菜是最惹人怜爱的:立春的春盘,三月三的鸡蛋,都离不开荠菜,足见它与重要节令的亲密关系。
  《挖荠菜》是张洁的名篇,让不少人的童年记忆留下了荠菜的痕迹。但在越地百姓口中,荠菜用“挑”不用“挖”。因为荠菜耐得住冬霜,是长在冬天的“护生草”。当别的野菜刚刚吐出嫩芽时,荠菜已经返老还童,独自成片。此时用“挑”,确比“挖”多了点轻盈的身姿和愉悦的心情。
  荠菜贴地生,椿芽树顶长———接地连天,颇有格局。而且,香椿与乡村,又是如此谐音,堪称野菜中的绝唱,也让香椿成了医治乡愁的药引。因为中国是世界上唯一以椿芽入馔的国家。
  椿芽有天生的胭脂妆,不用雕琢的好姿色。但春天一来,她只为谷雨而“香”──雨前椿芽嫩如丝。就像一位形容俏丽的女子,专为悦己者容。而今,人在他乡,面窗眺望,虽然细雨如帘,隔着万水千山,仍能感知来自故乡村口的椿芽之魅,有一只纤纤玉手将它轻轻摘下,用心装扮春天的餐桌。
  被金华人称作“利细”的胡葱,虽无香之名,却有“香”之实。它散落在荒山野谷的沙砾土壤中,一根根一蓬蓬挤在一起,清明前后最为粗壮。上坟祭祀,顺手扯上一把,嗅一嗅,其香竟比香椿更为浓烈,实有百搭之功。南宋年间,杭州稻香村的熟食野味有胡葱野鸭。清明节用来祭祀的青团有甜馅和咸馅两种,咸馅就是用香干、雪菜、春笋和胡葱四菜小炒而成。
  鱼腥草,磐安人叫它“臭草”。乍暖还寒,农人用小锄轻轻地刨去泥土,有一长串纤纤细细的根茎相互牵扯,雪白笋嫩,砍弹可破。鱼腥草叶红茎绿根白,洗净切段,拌和精盐、酱油、陈醋、味精、香油、花椒,整个春天就居住在一碟小小的瓷碗里。
  紫云英,俗称“草紫”,曾经是江南水田的粮食,秋生冬长,春花夏败。立春之后,经雨水的滋润,被霜雪压抑了一冬的茎叶,无不在谷雨前后幻化出一片片纤尘不染的碧绿,颇像田野的新衣。喜欢尝鲜的农人赶在草紫开花之前,掐其嫩头,过过清水,便作家常小炒。诸如生煸草紫、年糕草紫、草头圈子、汤酱草头等等,皆为吴越之地的时令美味。也有农家干脆将其嫩头割下晒干,储在瓦罐之中,以备青黄不接之需。
  单瓣清瘦的山栀花,通常在端午前后开花,虽不属春之野菜,但香气扑鼻,实乃野菜中的卿卿君子。除此之外,印象中的野菜既苦又涩,偶尔一吃,名为尝鲜,实乃咀嚼乡情。
  国运多舛,最不缺的滋味,一定是苦涩。“硕鼠硕鼠勿吃我粟”,无疑是古人最沉痛最辛苦的呐喊。后来,千万革命青年接受理想教育,所谓的“忆苦饭”不就是野菜做的吗?如今,粟不再,硕鼠仍在,还得以蕨菜之类的野菜提神醒脑。
  “蕨芽珍嫩压春蔬”。蕨菜不香也不苦,却很涩。家常烹制,或炝、或炒、或煮、或炖、或烧汤、或凉拌,尽随人意。倘若不曾汆涝,简直难以入口。
  范仲淹“先天下之忧而忧,后天下之乐而乐”。据说,他在江淮为官时见饥饿难耐的百姓多以蕨菜充饥,突然犯了书生脾气,竟将蕨菜上进给皇宫,意欲借此改变宫廷里的奢靡之风。却不想,事与愿违,山茅野菜到了皇宫御厨手里,反而成了美味佳肴。不信?集江南官府菜肴之大成的《随园食单》,明白无误地记载着皇宫官府烹饪蕨菜之法:“用蕨菜不可爱惜,须尽去其枝叶,单取直根,洗净煨烂,再用鸡肉汤煨。”
  三
  “野菜初出珍又珍。”春天的野菜,尝不够,亦道不尽。但野菜就像一个任性的少妇,你要爱她宠她,非得用猪油、蒜蓉等作料侍候不可。特别是药食兼备的野菜,吃多了容易胃部泛酸,脸色发青,“身体就像被掏空一样”。
  有男人常把荒郊的野菜比作心中的情人,把菜园的家蔬比作屋里的老婆。这一比方是否贴切,我不敢妄言。但我知晓,《诗经》收录的芹、荇、蒿、蓬等十几种菜,严格说来,除了一味韭菜,其他都应算作野菜,只因为被人细心照看了几千年,它们便渐渐失去了野菜本色。现如今,“工业污染让人们对‘家菜’失去了信心,转而‘礼失求诸野’。”(沈宏非《路边的野菜不要采》)
  俗话说,“珍馐一席,不如野菜一味”,“宁吃野菜鲜,不吃白菜馅”。白菜是“百菜之王”,却敌不过一味小小的野菜,原因就在于人人皆有求新求鲜的心理。只不过,野菜入馔,只在当令,每年仅有短短几天秀色可餐,未免美中不足。所以念她想她,是因为韶华易逝,方才爱恋她的风情万种。

 

 


 
扫一扫在手机打开当前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