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首页 > 在线服务 > 生活资讯 > 美食
 

千里之外 购买乌饭麻糍

金华游子说,吃到它,就品尝到了家乡的味道

发布日期:2020-04-20 来源:金华晚报 字号:[ ]

  上图为许向阳家在制作乌饭麻糍

  前几天,在广东的严刚贞、在北京的许新弟都收到了相同的快递——真空包装的乌饭麻糍。打开包裹,熟悉的颜色和味道扑面而来。在外打拼20多年,他们对老家东阳的乌饭麻糍念念不忘。近三四年来的这个时候,一些远在他乡的游子会用快递的方式从同村人那里购买乌饭麻糍。“乌饭是季节性食品,有地域特征,还有我们小时候的回忆和家乡的味道。”

  东阳乌饭麻糍寄到广东 有了新吃法

  严刚贞在广东从事红木家具行业,前几天,她收到了从老家东阳寄来的7.5公斤乌饭麻糍,把其中一部分送给广东当地的朋友。与刚出笼时相比,真空包装的乌饭麻糍不再柔软,一些广东朋友会油煎一下,切成片状,用牙签挑着吃。“这种吃法和东阳截然不同,广东的朋友品尝后,一致给出了好评。”严刚贞说。

  严刚贞在外打拼20年,广东当地也有乌饭,但她还是喜欢老家的乌饭麻糍。上世纪50年代以前,在东阳市画水镇紫薇山村,每到四月初八,就有人家准备乌饭麻糍,全族妇女包括已经出嫁的女儿,都要穿戴簇新拜祭先祖。祭祀活动完毕,根据族规,每位女性可分得一份乌饭麻糍,年纪越大,分到的数量越多。除了自家食用外,一般作为珍馐佳肴馈赠亲朋。随着时间的推移,这一习俗渐渐消失,但在四月初八这天,出嫁女儿回村吃乌饭麻糍,依然在当地延续。“我们每年会回老家几次,回来了就品尝老家的特色美食,小馄饨、拉面、肉饼……乌饭麻糍因为有季节性,回来时可能吃不到,所以就让老家的人寄来。吃到纯正的乌饭麻糍,感觉小时候熟悉的味道又回来了,很亲切,这种感受说不上来,就像妈妈的爱一样。”4月19日,严刚贞在电话里说。

  母亲在的时候 千里买乌饭麻糍给她吃

  许新弟是紫薇山村人,1972年出生,如今在北京定居。从三四年前起,每到4月份,他就会从老家购买乌饭麻糍送给母亲吃。母亲年纪大了,患有高血压,还中风过,口齿不清,不会表达想吃什么。自知道老家的乌饭麻糍可以快递后,许新弟就主动购买,他知道,母亲的心里肯定惦记着这一食物。

  在紫薇山村,很多母亲都知道乌饭麻糍的来历,她们还会用乌饭麻糍的故事激励儿女用功读书。相传,明末南京兵部尚书许弘纲出生在紫薇山村,有一年四月初八,母亲买回一块麻糍,让他蘸着红糖吃。许弘纲眼睛盯着书本,拿起麻糍蘸到了墨汁,送到嘴里吃。母亲发现后,问他麻糍甜不甜,许弘纲连声说甜。后代子孙为了纪念许弘纲,弘扬专心苦读精神,用糯米、乌饭叶的汁、外加松树的花粉加工成形似许弘纲当年蘸着墨汁吃的麻糍,并代代相传,形成了紫薇山独有的“乌饭麻糍节”。2018年,乌饭麻糍入选东阳市非物质文化遗产代表性项目名录。

  许新弟回忆,小时候,大家的经济条件都不好,每年4月做乌饭麻糍时,只能吃一点点。现在,经济条件好了,虽然远离故土,也可以通过快递的方式让母亲品尝老家特有的味道。今年,许新弟又购买了乌饭麻糍,每吃一口,都是小时候的味道、家乡的味道,“这是其他地方买不到的”。

  每天做好多乌饭麻糍 有的一买就是25公斤

  许向阳是紫薇山村比较大的乌饭麻糍加工户,每年3月20日到端午节前,他家都要请工人帮忙制作。

  “我家的乌饭麻糍是当天做当天卖,临时去山上采摘乌饭叶,从凌晨1点做到清晨五六点,不过夜,不隔天,尽量保持麻糍的新鲜度。”许向阳说。为了保持口感,他在红糖里添加了芝麻,吃起来更香。也许是味道纯正,到他这里来买的人很多。他差不多每天要制作75公斤乌饭麻糍,而多的时候能达到200公斤。除了在本地销售外,相当一部分是离开村庄在外地发展的老乡购买。“北京、上海、广东、四川都有,他们的采购量比较大,有的一买就是25公斤,除了自己吃外,还送给周边的朋友分享。”许向阳说,快递的乌饭麻糍采用真空包装,保质期有一周,“现代便捷的物流,在一定程度上缓解了游子们的乡思。”

  乌饭制作小窍门

  1.乌饭树开花前,特征并不明显,上山采摘叶子需要辨认清楚,真正的乌饭叶有点圆,边缘有细细的锯齿。

  2.乌饭叶可以捣碎,也可以榨汁,用汁水浸泡糯米五六个小时,烧的时候,水面与糯米持平即可,因为米已泡过。

  3.若想常年吃乌饭,可将乌饭叶的汁水分成小包包装,放冰箱冷冻,想吃的时候就可以拿出来制作。



 
扫一扫在手机打开当前页面
 
标  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