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首页 > 在线服务 > 生活资讯 > 影视
 

“慰安妇”纪念日看“慰安妇”

发布日期:2017-08-15 来源:金华日报 作者:李艳 字号:[ ]

  8月14日是世界第五个“慰安妇”纪念日,也是第一个“慰安妇”题材的纪录片《二十二》公映的第一天。

  《二十二》公映前两天,中国大陆最后一位起诉日本政府的“慰安妇”幸存者黄有良老人,于8月12日晚在海南陵水家中去世,享年90岁。

  8月13日,新华社发通稿,报道黄有良去世的消息。自1995年起,中国大陆24位日军“慰安妇”幸存者发起4个控告日本政府的起诉案,原告方全部败诉。随着黄有良老人的离世,中国“慰安妇”幸存者原告均已辞世。

  消息发布当天,中国“慰安妇”研究中心主任、上海师范大学教授苏智良将新闻推送给我们,并特别留言:“金华老人请多留意慰问,万一有事及时沟通。”

  金华老人即去年10月21日金华日报独家报道的浙江已知唯一在世开口控诉的“慰安妇”老人。报道影响广泛,文章见报当天,腾讯两次弹窗推送转发金华日报报道。苏智良在接受采访时,称赞“金华日报做了一件好事,金华的发现是新的突破”!

  此后,苏智良多次来金华调查确认老人受害史实,并予以经济援助。为尊重当事人,金华日报“等”了三年多的采访,以及见报时隐去名字、地址、背影照片等处理,更让苏智良点赞:“有心,特别有人道感。”

  一晃半年多,老人身体好吗?金华持续的高温天,老人吃得消吗?8月14日,世界第五个“慰安妇”纪念日,我们和老人又一次相见。

  现在身体还可以,自己的衣服也能洗

  远远地,看到老人拄着拐杖站在家门口。一头熟悉的白发、瘦弱的身躯,头发剪短了,看上去更有精神了。

  “婆婆好!”

  老人愣了一下,但很快反应过来,扔掉拐杖,蹒跚向前,紧紧握住我们的手,热乎乎的。

  正在厨房准备中饭的老伴,也循声笑眯眯地迎了出来。

  “你们太好了,每次来都拿东西。”看到我们拎在手上的牛奶、八宝粥,两位朴实的老人搓着手,很不好意思的样子。

  “现在喜欢什么就买什么,西瓜、猪肉、猪蹄,都买呢。”中国“慰安妇”研究中心之前资助的一万元钱,两位老人自己保管,虽然“喜欢什么买什么”的次数多了,但仍节约着用。

  老人右眼的额头上有个疤。上月,老人坐在家门口纳凉,不知怎么突然一阵虚脱,从凳子上滑下来,送到医院缝了三针;原先因白内障视力模糊的左眼,4月金华眼科医院免费为其开刀治疗,现在看东西清楚多了。

  “现在身体还可以,自己的衣服也能洗。”老人抬起右手,说去年冬天有天晚上半夜起床,摸床头灯没摸到,从床上摔下来,如今得时不时地贴膏药,不太使得上劲。

  91岁的老人打着手势,和我们说着生活琐事,正是这每天的琐碎,填满了其漫长的人生。而当年长达三年的“慰安妇”屈辱经历,则被深埋在记忆深处,从不轻易提起……

  房子翻修了,还买了空调

  “瞧,房子翻修了,还买了空调!”老人拉着我们走到门外,果然,房顶换了瓦片,墙粉刷一新,簇新的空调挂在墙上,显眼得很。

  “房子翻修花了两万多元,村里能补助一部分。今年夏天实在太热,就花2400元买了空调。”老人说,8月9日,侵华日军南京大屠杀遇难同胞纪念馆专程派人上门看望,并送了3500元慰问金。

  老人育有三个儿子三个女儿,每次去,都会念叨起多年前生病去世的两个儿子。“都是心肌梗塞,救护车都到了,可来不及抢救就走了。”三个女儿,一个嫁外地,两个嫁本村,一个儿子就住隔壁,儿女们都很孝顺,时常来看他们。

  厨房里,当天的中饭已备好,丝瓜炖骨头,再加鸡蛋。老伴手艺不错,责无旁贷担起了大厨的重任,一个烧火,一个掌勺,配合默契。

  “他80岁还在外面干活呢。”老人心疼老伴,老伴也以一生相伴抚平她饱受蹂躏的创伤。

  我们告诉老人,这天是世界第五个“慰安妇”纪念日,老人不知道纪念日的具体意义,但一提起当年,老人便表情痛苦:“我这辈子吃尽了苦头……”

  烈日下,沉重的叹息洒落了一地。

  “慰安妇”纪录片上映第一天火爆

  老人的遭遇和刚刚去世的海南“慰安妇”黄有良颇为相似:黄有良在日军占领海南陵水后被抓进了藤桥慰安所,只有15岁便沦为日军性奴隶,达两年之久;老人被抓时,也只有16岁,“还不是大人呢”。比黄有良更不幸的是,老人先后辗转被关了三个慰安所,蹂躏时间长达三年……如恶梦般难以启齿的过往,让她每每想起便老泪纵横……

  14日,《二十二》公映第一天,原本想接老人前来金华观影,时代影院总经理洪磊甚至连场次、座位都安排好了,但考虑到老人的身体,最终未能成行。

  “一天排了三场,没想到根本满足不了需求。应观众强烈要求,晚上8时10分,不得不临时加映一场。”洪磊说,《二十二》如此火爆完全出乎意外,“这两天的预售上座率,光白天就达50%以上,比其他纪录片好很多”。

  洪磊透露,以往纪录片在影院播放的场次很少,像这次在已经排了三场的情况下,还得临时加场还是第一次。

  《二十二》为青年导演郭柯的佳作。去年11月9日,苏智良前来金华看望老人时,郭柯曾结伴前来,并在我们带领下,一同前往老人的村庄。

  14日,我们打电话采访郭柯。听说《二十二》在金华上映第一天就有如此高的上座率,他非常开心,“感谢金华观众的支持”!

  郭柯透露,《二十二》是他跟拍了三年的一部纪录片,自从2012年开始关注“慰安妇”,迄今他已拍摄了《三十二》和《二十二》两部纪录片。32、22均为“慰安妇”幸存者的数字,拍第一部时,中国大陆还有32名幸存的“慰安妇”;拍第二部时,却只剩下22位幸存“慰安妇”了。

  两部片子相隔一年,短短一年时间,就有10位“慰安妇”消逝,让郭柯很是感慨,他决定将中国大陆所有剩余“慰安妇”幸存者完整记录下来,“与时间赛跑”。

  去年前来金华时,《二十二》已杀青。对金华“慰安妇”老人,他印象深刻。当时,因为事先说好不见媒体记者,所以郭柯虽到实地,却“乖乖”地没拍过一个画面。

  “我很尊重老人的意见,我不想因为自己的拍摄而影响老人的生活。”郭柯在得知金华日报也正是因为尊重老人而等待三年才完成采访后,热情点赞。

  听说老人身体不错,郭柯颇为欣慰。“这两天,忙着全国巡回宣传,等忙过这阵子,我将特别安排出时间,再来金华看望老人。”

  郭柯透露,影片在扣除成本之外如有盈利,将全部捐给灵山慈善基金会———资助被苦难缠绕了一辈子的“慰安妇”老人的生活。

  目前,已知中国大陆“慰安妇”幸存者仅剩14人,分布在海南、广西、湖南、湖北、浙江、山西。浙江如今在世的唯一“慰安妇”幸存者,即为金华日报独家采访报道的老人。幸存“慰安妇”的平均年龄已超过90岁,风烛残年的她们,生命如风摇曳,存去只在瞬间。

  8月14日,是“慰安妇”们的纪念日,永不忘却的纪念是献给苦难的她们最好的祭奠。


 
扫一扫在手机打开当前页面
 
标  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