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首页 > 在线服务 > 生活资讯 > 影视
 

11月,这些“小而美”的电影上映

发布日期:2019-11-01 来源:金华日报 作者:章果果 字号:[ ]

  11月,有不少“小而美”的国产电影上映。比较一下会发现它们挺相似,都是新人导演出品,都是小成本、小制作,背后都有着电影业界扶持计划的身影,而电影本身颇具品质,甫一现身,就在各电影节崭露头角。

  2006年,宁浩得益于“亚洲新星导”计划的扶持,拍出《疯狂的石头》。10年后,他选择以类似的形式反哺年轻导演,其主导的坏猴子影业启动了“坏猴子72变电影计划”——致力于发掘和扶持有独立创作能力、有鲜明作者性的新导演。

  路阳的《绣春刀·修罗战场》和文牧野的《我不是药神》都是该电影计划结出的硕果。申奥也是该计划的签约导演之一,11月8日上映的《受益人》是他自编自导的第一部现实主义剧情长片。宁浩监制,大鹏、柳岩主演。讲的是代驾司机吴海与好友钟振江密谋娶妻骗保的荒诞故事。真与假、爱与欲博弈的背后,也刻画了人性的挣扎和温存,颇有坏猴子影业的一贯风格。

  同一天,《武林孤儿》上映。这是“青葱计划”获奖导演黄璜编剧并执导的作品。青葱计划是中国电影导演协会和国家新闻出版广电总局电影局发起并主办,对优秀青年电影导演进行挖掘、孵化、选拔和培养的大型人才扶持平台。

  故事颇有意思:上世纪90年代末,某个中国内陆小城有一个武术学校,叫“止戈武校”。学生们有的叫丘处机,有的叫王处一,而那个叫张萃山的就是主角。他和整个武校的氛围格格不入,对武术毫无兴趣,却对学习文化知识表现了很强的天分。他打不出一套长拳,却能背出整首《木兰辞》。可因为身在武校,他这种尴尬的属性,让他生活得非常凄惨。直到有一天,一个年轻的文化课老师的到来,打破了武校的平衡。

  预告片只有短短几分钟,却已经引起我极大的兴趣。这会是一部特别而有内涵的电影。影片入围东京国际电影节“亚洲未来单元”最佳影片提名,并获国际交流基金亚洲中心特别奖。据报道,黄璜的导演才华被组委会予以充分肯定:“我们清楚地感知到这位导演拥有非凡的亚洲声音,并同时具备荒诞感的幽默与知识分子的敏锐,这很罕见,我们认为值得支持。”

  从《路边野餐》开始,到《无名之辈》《地球上所有的夜晚》《四个春天》……这两年,贵州这个地域在大银幕上频放光彩。11月15日,又一部“贵州制造”的电影上映——《麦子的盖头》。贵州导演鲁坚担任导演、编剧、总制片人及联合出品人,两位主演王挺、徐岑子也是贵州人。

  不论是文本还是成片,《麦子的盖头》都笼罩着奖项的光环。它是根据鲁迅文学奖获得者胡学文同名小说改编的。2018年9月,《麦子的盖头》和《我不是药神》是仅有的入围第42届蒙特利尔国际电影节的两部华语电影,《麦子的盖头》获得主竞赛单元“特别推荐奖”。

  影片以麦子的经历为主线:世纪之交的贵州省北部山区,农村妇女麦子的丈夫马豆根在采石场打工受伤成了植物人,麦子得知此事后急忙收拾行李跟矿主老于连夜赶往矿山。漆黑的夜色掀开了影片灰色的剧情,抽丝剥茧般一层层揭开故事谜底。看了预告片,觉得镜头方面虽然摆脱不了电视电影的一些审美特征,但演员的表现还是非常有力道,贵州云遮雾罩的环境与电影情节也互相呼应。

  总有一些人的经历在激励着更多人。比如,一直在拍婚庆视频的人,有一天自费拍了部电影,意外获得大奖,从此顺利进军电影界。没错,就是毕赣。现在,“婚庆导演”名单中又多了一个名字:徐磊。

  徐磊的经历也很励志,原来在国企工作,后来辞职,因为一颗文艺的心,在北京电影学院旁边租了个房子,没事就去听课蹭课,慢慢地进入这个行业。他当过跟焦师、摄影大助、婚庆摄影指导、摄影师、编剧……去年做起导演,拍摄了人生第一部长片。

  徐磊导演处女作《平原上的夏洛克》,将在11月29日上映。这是一个黑色幽默故事:超英翻盖老房,树河前来帮忙做饭,结果在买菜途中被撞昏迷,肇事司机逃逸。超英陷入了矛盾:报警就不能走医保报销了,如果找不到凶手,则需要承担不菲的医疗费。不报警的话,凶手就要逍遥法外,太窝囊了。两难之下,他做出了一个荒诞的决定:先破案,再报警。

  导演说,最初灵感来自一个真事,亲戚被撞了,他们不愿意报警。“我觉得这事特荒诞,它有一种身份的错位感,几个农民在那分析案情,给我特别强的刺激,就决定拍这个。”和很多年轻导演拍首部长片时会请一些素人出演一样,他请老父亲做男一号。就预告片来看,父亲表现还真不错。而在第13届西宁FIRST青年电影展上,该片获得了最佳电影文本奖。



 
扫一扫在手机打开当前页面
 
标  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