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首页 > 在线服务 > 生活资讯 > 展会
 

你读懂黄宾虹了吗?

黄宾虹藏品首次在金展出 强大专家阵容亮相高端访谈

发布日期:2016-10-12 来源:金华晚报 作者:方玲珊 字号:[ ]

  
  黄宾虹画作

  国庆前夕,在金华市博物馆开馆一周年之际,由省博物馆主办、金华市博物馆承办的“无尽藏—黄宾虹鉴藏”展开幕,展览以黄宾虹先生的生平为主线,首次展出其印章、书画及其收藏之铜镜、瓷器、玉器、书画等珍贵文物百余件,分“风格、印章、鉴定、书画”四个板块,国庆节期间也吸引了众多参观者。10月11日上午,金华市博物馆举行“黄宾虹艺术访谈”,特邀中国美术学院童中焘教授、杭州国画院院长金鉴才、中国美术学院毛建波教授(杭州黄宾虹学术研究会会长)、浙江省博物馆书画部主任赵幼强、杭州黄宾虹学术研究会常务副会长赵军、浙江省中国画家协会理事徐小飞等知名艺术家,现场解读黄宾虹的鉴藏、艺术成就及其艺术探索轨迹。
  黄宾虹,出生于1865年,他生于金华,求学于金华山,久居金华铁岭头,1955年去世,是中国近现代著名画家、学者,被称为一代国画宗师,与齐白石齐名,有“南黄北齐”之称。他以独特的用墨技法“五笔七墨”“积墨法”“雨淋墙头”营造出独特的“浑厚华滋”意境,创造出“黑、密、厚、重”的绘画风格。黄宾虹以山水画为世人所知,同时他也是一位学者,一位美术史论家、书法家、篆刻家、诗人、文献学家、考古学家、文物鉴定家,是一位脉管里流淌着中华文化血液的国学大师。
  即便如此,“知道黄宾虹的人很多,懂得黄宾虹的人太少”。有人认为黄宾虹作品单一的构图、浓黑的画面“不美”,他收藏的档次不高,审美如此高冷,黄宾虹是如何在艺术史上占据那么崇高的地位的?或许听了名家的说法后,你我能从专家视角中读懂黄宾虹一二。
  主持:毛建波(中国美术学院教授、杭州黄宾虹研究会会长)我是第一次到金华博物馆新馆,很高兴金华有这样的场所。博物馆有三大功能:一是收藏保护,征集过来后放在合适的地方;二是展示成列,尽可能地让文物能和大众见面;三是宣传教育,过去馆舍条件有限,前两条都不一定能做到,现在硬件提升了,我们应该提高要求,好的展览应该配合好的学术活动,这样才能让一般市民能够了解这些文物的价值所在,这价值绝对不是市场上的价格,是储存在背后的历史的方方面面。
  黄宾虹是一个永远说不尽的话题,自古圣贤皆寂寞,作为中国近现代山水画大师,黄宾虹及其艺术同样经历了长期的“踽踽凉凉,寂寞久已”。黄宾虹生前也曾多次对其学生和家人说:要等到我死后50年,才会有人欣赏我的画。事实也确是如此,虽然其生前已被授予“人民艺术家”称号,虽然自上世纪80年代以来,“黄宾虹热”已逐渐升温,但直至进入新世纪,能够真正读懂、体味其艺术精神的人并不多。今天也邀请了这次展览的提供方———省博物馆的书画部主任赵幼强以及在收藏界有影响力的两位藏家徐小飞和赵军来谈一谈鉴藏方面的内容,然后邀请中国美术学院童中焘教授、杭州国画院院长金鉴才谈一谈黄宾虹书画艺术方面的探索。
  黄宾虹收藏首次亮相金华
  嘉宾:赵幼强(浙江省博物馆书画部主任)
  我是1981年进入浙江省博物馆,之后全国政协有个提案,要求浙江省政府尽快做一次黄宾虹作品的展览。当时我们组织了百幅作品进行展览,我在挂完了展品时,有个很深的印象,“怎么全是黑的,像煤球一样”。我们老班长告诉我,黄宾虹的画是比较难鉴赏的,要走远一点,才能体味其中的蓬勃和灵气。
  去年国家文物局要求所有博物馆要将文物彻底普查归档,黄宾虹当时有6000余件手稿和资料没有归档,我们动员全部门来先做这项工作,现在大家看到的金华市博物馆展厅里的“无尽藏—黄宾虹鉴藏”展出,如果没有去年的整理,这批藏品是很难展出的,首次在金华亮相具有重大意义。
  收藏也可多一些乡贤情怀
  嘉宾:徐小飞(浙江省中国画家协会理事)
  在近代、当代的画家中,我所欣赏、崇拜的第一位画家就是黄宾虹,他是学者型的画家,各个方位都让人高不可攀,我认为,只有黄宾虹。实事求是地说,我最早在美院进修时,也看到过一些黄宾虹的作品,真的看不懂,问我的老师,“黄宾虹名气那么大,到底好在哪里”?印象中最深的,其中一个老师告诉我,“要慢慢看,慢慢去体会,然后还要读书,比如老庄,你才能慢慢看懂”。之后随着年纪的增长,读了些书,多看了黄宾虹,之后还结识了一些名家,才慢慢体会到黄宾虹作品中的墨和线条的精锐。
  我认真地看了藏品的展厅,一直说黄宾虹有很多收藏,真正展示出来我还是第一次看到。还有人说他的收藏“档次不高”,我猜测,黄宾虹收藏的着眼点,是从学术、乡贤等可参考的角度,来收集他的爱好,这一点对我很有感触,我觉得当地若能把乡贤的东西收集起来加以保护、研究和吸收,是很有意义的。
  学者型收藏的过人之处
  嘉宾:赵军(杭州黄宾虹学术研究会常务副会长)
  对我而言,我更认为自己是一个黄宾虹的普通的爱好者。都说现在的年轻人已经很少有人在研究他了,我一直在思考,自己该做些什么。我这几年也在民间收藏方面做了一些事情。之前有说浙江省博物馆有一万余件的黄宾虹作品捐赠,我从2001年开始到现在也做了一些统计和了解,现在个人收藏加上海外机构,黄宾虹的画总共还有3700件左右,加上官方受赠浙江省博物馆的藏数,那么对黄宾虹一生的创作作品数就有了一个大概的了解。
  黄宾虹的收藏中,也是有真有假,包括他的古玺。黄宾虹为什么会收藏一些假的作品?黄宾虹曾经说过一句话,“我是以假寻真”,只要有这么一方假的古玺,那他背后肯定有一方真的印,他对古玺印投入了很多精力,纯粹是作为学术研究来收藏的。黄老的收藏和我们的收藏意义可能不一样,他偏重于学术研究,吸收养分,比如是从画的技法、风格、理论等方面来研究的,社会上很多人说黄宾虹收藏的质量不高,我也想要做个正名。
  如何看黄宾虹的画
  嘉宾:童中焘(中国美术学院教授)
  黄宾虹先生享年92岁,专精山水,间作花鸟,自成一格,所作金文,出类拔萃,是一位学者型画家,又是学问家。他的著作,包括画理、画史、画法、画评以及金石文字、诗文、题跋等。
  古人说:“道不离器。”谈画同时要讲理,黄宾虹说:“气韵出于笔墨。”气韵生动是中国画的第一义。气韵属精神性,又是经验性的。“笔墨”是具体的,同时涵有精神性的内容。所以赏读是一个由下而上,由上而下的交互理解过程。黄宾虹的画,看看似乎差不多,因为其中道理是一样,但感觉很不一样。这一幅只有焦墨,另一幅用了三种墨,或者四种墨,这一张以破墨为主,那一张是积墨,总之,加减乘除,变化很多。
  黄宾虹对传统的继承与深化、开拓,在技法上,我强调几个特点:
  1. 强化勾勒,弱化传统皴法。
  2. 以“点”代“皴”,打破传统“山石分明”的格局。
  3.以“点”代“染”,在运墨或色中求层次,融合中求分明,不但突出了中国画“用笔”这一技法特征,又能使之深厚,增强通体联络、浑颢一气之感。
  4.黄宾虹晚年作品,每“近睇钩皴潦草,无从摹榻;远览形容生动,堪使留连”,是因为他一反传统“树石不分”的禁忌,打破了“土石分明”的格局;或强化勾勒,或淡化皴法,由势落笔,以点擢统一全体。
  努力读懂,努力传承
  嘉宾:金鉴才(杭州国画院院长)
  黄宾虹在上海待了30年,在“面貌”上没有改变,没有附和商品化的市场,这就是他的志向,他的理想、信念不动摇,这对我们当代的艺术家来说是个很重要的特质,值得我们学习。
  黄宾虹的收藏中,绝大多数都没有他自己画得好,并不是说他没有欣赏水平,我们只是不知道他看中了这张作品什么东西。我经常和学生说,很多人去看展览,一进去就品头论足,“这张好”,“这张假”之类,这样的心态还是不要去看展览的好。我特别感动的是黄宾虹在89岁时,就是在人生几乎快走到尽头的时候,他说,“我可能会成功了”。说明在这之前他都没有觉得自己会成功,和当代的艺术家比,我们有没有这样的心态?我接触过老一辈的书画家也不少,我从来没有听哪个人说“自己会成大事”,所以永远不要把自己看得太高,这是黄宾虹先生的重要品格,值得我们学习。

 

 


 
扫一扫在手机打开当前页面
 
上一篇: 翰墨十年